野下说

我身带剧毒杀人间

点1杯红茶星冰乐庆祝我的文学毁灭脑

对天上的她动过情
——《化身孤岛的鲸》

ZOё、ZOё

考试有感

一大堆思想无法出来,因为它们都想冲出来,因而都挤在了出口。
——维特根斯坦《维特根斯坦论伦理学与哲学》

坐在考场的我这么想 还有第一次犯下的忘记做题

舍不得勘破
——《不老梦》

这句话太伤我了

Actually

高三结束后明确的计划只有两个
细读《红楼梦》和《台北人》
写一篇关于罗素和维特根斯坦的文章

所以那些问去哪里旅游的亲戚可以消停一下吗🙅

“现在他降了,落了”——你们一再嘲笑;
真相是:他升上去向你们垂照!

他的过度的幸福是他的苦难,
他的满溢的光明流向你们的黑暗。
——弗里德里希·尼采《降落》

事实上,无论我心如何鄙薄他。我始终钟情他那追求燃尽的悲观主义,始终感激他的点燃。我们要像凤凰一样燃尽。

这些模糊不清的灵魂
使我深深厌恶,
他们的一切荣誉是酷刑,他们的一切赞扬是自寻烦恼和耻辱。

由于我不把他们的绳子
牵引过时代,
他们向我投来恶毒而谄媚的注视
和绝望的猜忌。

他们一心想责骂
和嘲笑我!
这些眼睛的徒劳搜查
在我身上必将永远一无所获。
——弗里德里希·尼采《这些模糊不清的灵魂》

特里波列夫  这是晚上啦,一切东西就都显得昏暗了。不要那么早就走吧,我求你。
妮娜  不可能。
特里波列夫  妮娜!我到你们家去怎么样?我要整夜都站在花园里,看着你的窗口。
妮娜  不行。打更的会看见你。还有宝贝,它跟你不太熟,会吠起来的。
特里波列夫  我爱你。
妮娜  嘘……
——安东·巴甫洛维奇·契诃夫《海鸥》

© 野下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