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下说

我身带剧毒杀人间

1位配备文学毁灭脑的观察者

对方所有☝🏼点失望

谁能想到我一年多后买的《苏鲁支语录》竟是另一译版的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 正和我想要不同译版对照看的愿望
不过我惊讶的是 是当年迅哥一群文人推荐这本书 在他们的倡导下翻译出《苏鲁支语录》

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闲情逸致让我爸组织我们包饺子
我不爱吃饺子 也不太会包 但这确实令我想起奶奶还在世的日子
毕竟除夕跟奶奶包饺子包饺子和拆旺旺大礼包 是我童年的年味儿

被妖都地铁的女性车厢真实地恶心。🙃

鉴定后

思考型人格
分析结果的优缺都说挺准确 还游走在健康和不健康之间
我从不否认自己需要爱 也能和人类建立热情友好的关系 但似乎谁都未曾走进过我的世界
不过还是有点惊讶 我原本以为自己是表演型人格

我翻开自己杂乱无章断断续续的日记

尽是对她的欢喜。不论喜怒哀乐,倾诉的对象都是她,想念的都是她。但这份感情从一开始我就带着悲观。

“为你拿起笔写日记让我有动力学习。”
——2015.4.1

“祁时,我觉得,哪怕有一天我们真的分离了,一点都不奇怪。
相遇相知可能本就一条开口向下的抛物线,我们冲上顶点的速度太快,所以下滑也快。”
——2015.8

“就像从开始相知就打上了印记。我们太早熟知,时间不对。”
——2015.10.3

“喜欢祁时…非常…”
——2015.11.8

几乎在每篇日记的结尾,都有一句,“很想祁时”,或是,“晚安,骑士”。
你带走了我年少时全部的蔷薇色的感情,我从没有完全彻底地喜欢过一个人。我的理智在面对你的时候那...

就让骄傲的骨灰
来证明我曾经是谁

总算看完心念的爱乐之城 五味杂瓶

© 野下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