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老情人

1个不说话的个人博

于烟火中

野島晴:

生贺B稿存档。


四方壑:




谨献给青荫
以我拙笔,为友人贺。
>>>>>>


00


“为什么要我请三个月的假?”
尽远塞好衣物,拉上行李箱的拉链,回头看着他。
“出去走走,散散心。”
尤诺卸力地把自己扔在床上,声音从枕头里闷闷传来。
“没用的。”


狭小的空间浸入寂静,带着两人的纠结无措,像是沉入深海,四周只有浓墨般黑暗与未知。


01


胡同里早餐店蒸笼的湿气隐约遮掩着前方景象时,尤诺对所到之处感到诧异。
“这是要走进基层?”
尽远沉默几秒,正经着脸答到,“身为医学生,你确实应该走进基层。”
尤诺朝他翻了个白眼。
“不说笑。朋友的家人住在这里,我们就当租屋子,来这儿度假,三个月。”
“……你挑地方,很有意思。”


刚跨进院子里,一对老夫妇急忙碎步上来,“哎哟,尽远呀,好久没见你,越发英俊啦!”尽远笑笑朝老太太颔首,“诶,他是……?”
“奶奶您好,我叫尤诺,尤诺·阿斯克尔。”
“哎长得好生俊俏,名字也真好听。老头子,赶紧的,他俩这一路肯定累着了,我俩帮着拿行李回屋去。”
“哎,好咧。”说着老夫妇就要拿起他俩的行李,让尽远眼疾手快给挡住了。
“这怎么好意思呢?我们自己能拿,您给我们指指哪间屋吧。”
老太太搓了搓手,叹气指着一方,“哎就是那儿。你俩收拾收拾,我给你们熬点儿汤,啊。”语毕踩着小步子走了,老爷爷说了句,我去帮她啊,跟了上去。
尤诺的目光跟随着老夫妇的行动转移着,像被磁石吸引着,直到尽远在他耳边打了个响指才晃晃悠悠回过神。
“走吧。”
“啊,嗯。”


初来乍到的第一天,尤诺便被这胡同里的孩子们给围住了,面对小孩子探寻的目光,尤诺无措地悬着手,不知如何是好。
“大哥哥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“大哥哥我今年八岁你多大了呀?”
“大哥哥,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玩儿?”
……
“我叫尤诺,22岁,医学院的研究生。一起玩儿就算了。”
毕竟不太想跟一群小孩子连滚带爬地闹腾,惹一身脏。
“大哥哥好厉害呀!”
“就是呀!”
一个女孩儿捏了捏尤诺的手,小声道,“哥哥就陪我们玩儿一会儿嘛,好不好?”
最终尤诺在孩子们迫切的目光中败下阵来,举手投降,加入他们的游戏中。

当傍晚尤诺瞧见衣服染上污渍时,尽远是有些吃惊。
“你还真跟他们折腾了?”
“……其实也蛮有意思的。”


尤诺拍掉身上的灰,“至少不压抑。”


02


一日清晨,尤诺坐在和着桂花香的清风里,看见老爷爷快步走进来,起身向他道了声早安。
“哎尤诺啊!我给你们都买了早点,你赶紧趁热吃咯。”把早餐塞进了尤诺手里,岁月的沟壑舒展,露出淳朴的笑容。
“谢谢。您怎么这么早去买?”
“唉,我家老婆子就爱吃胡同口那家店卖的糕儿。”他抬手晃晃手里的糕,“可她腿脚不好这店又卖的早,总是念叨着,这不,我就赶早给她买回来了。不说了,赶紧吃吧。”
尤诺目送老爷爷疾步离开的身影,在老爷爷话里长年沉淀的感情,绕着舌尖,温暖秋风中微凉的身体。


“去买菜?!”


前脚踩进菜市场,湿漉漉的地面和拥挤的压抑让尤诺抗拒。
刚下意识缩起身子,尽远硬拉着他走进去,“以后要过日子,这就怕了?”
尤诺一愣,半强迫进了菜市场。

“为什么我要学买菜?”
“现在学,以后你买菜就有底了。”
“可一直都是你买菜做饭。”
“那就当学个生活技能。”


尽远对尤诺说了很多窍门儿,旁边的婶婶们时不时凑过来插一嘴,哎这个得掐掉,这个啊颜色深点儿才好。尤诺颠颠手里的白菜,安静地接收了所有的“知识”。


唯有让尤诺去砍价的时候被强烈拒绝。


“我不去。”
“要学就学完,去吧去吧。”

尽远用力把尤诺推到鱼档前,店主人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尤诺,目光扫视让尤诺全身更加紧绷,结结巴巴开口。
店主人也没怎么刁难尤诺,几次来往便爽朗地许了他提的价格。
尤诺长出一口气,如释重负,尽远轻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慰。


“你们关系真是好啊。”卖海产的一个姑娘突然开口,尤诺慌张地移开目光,不知道该怎么流畅地说出他们的关系。


“嗯。我们是恋人。”


诶?


03


绵绵细雨轻敲屋檐,敲落庭院里的桂花,洒了一地。尤诺失神望着雨幕。
发生了太多事情。


当尽远轻描淡写地对别人说出“我们是恋人”时,尤诺却有一瞬间跌入冰窖的感觉。他回忆起在学校里因为同性恋而收到太多恶意的风言风语,连校方也曾暗示他不要毁了大好前程。
可他一意孤行,以为仅凭一腔热诚满心执着便足以握着恋人闯天下。奈何心里百般在意,生活百般阻挠,纠结把尤诺拖入低沉的深渊。
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市场的,只觉得周遭的声音消失了,人们的目光锐利起来像是用嫌恶的眼神割裂自己,浑身冰凉。


唯有手的暖和的,像是被什么东西包裹一样。


“尤诺啊。”闻声尤诺扭头看到老奶奶站在身边,连忙起身让她坐下。
“我不坐啦,一会儿还得做饭,说几句就走。”她缓慢地说着,年迈的声音让尤诺有些安心。
“人啊,这辈子都在受苦,好不容易爱上一个人,又管别人怎么说呢?路难走,生活苦,所以啊,活进他的生活里吧。”
独留尤诺愣在原地,似懂非懂。


午后,上回孩子堆里一对姐妹捧着一盆水,来院子里找尤诺。
“哥哥,你坐下,你坐下。”妹妹把尤诺按在竹凳上背对姐姐。
他听到什么物什浸入水里的声音,紧接着一把梳子混着水梳起他的头发来,心里一惊。
“等等你们在干什么?”
“这是妈妈教我们。用花泡在水里,梳子沾水梳头,对头发可好了,还香香的。”背后的姐姐声音宛如银铃。
“可我是男性。”
“哥哥长得可好看啦!”妹妹站在跟前兴奋叫到,“尽远哥哥的福气呀!”
尤诺吃惊地看着姑娘,房门口一人应到,“是啊,福气。”
头不能动,尤诺只好用余光瞟到双手抱胸站在门旁的尽远,一副憋笑的表情。

所以你看多久了?!


走前姐姐留给尤诺一段话。
“村里确实传开了。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,我觉得如果是像爸爸妈妈那样平平淡淡在一起,就是很温暖的爱情,就很幸福啊。”

童言童语,润似春风。


活进他的生活里吗?


尤诺似乎有些明白尽远带自己来这里的缘由了。


04


和尽远一同走在街上,尤诺还是有一丝心慌。
周围的眼神的对话总觉得在针对自己,他深呼吸。
“尤诺,我们去前面那条老巷,有家店豆腐花挺好吃的,你应该会喜欢。”
“你是已经完全把这里摸清了吧?”


刚坐下的时候,尤诺感觉到了身边有几人突然的耳语,像是穿进耳里刺穿耳膜般疼痛。
“尤诺,住了快两个月,觉得怎么样?”
“挺舒服的,比较安静,很普通。”
尽远笑了起来。
“干嘛?你笑什么?”
尽远不答,抬眼看见老板娘端着两大碗豆腐花往这边来,“准备吃你的吧。”


老板娘收走碗时,眉眼弯弯地朝他们轻声道,“你俩,得加油啊。”


上回听老奶奶的话开始,尤诺就在做着改变。
学着放松,学着接纳,学着融入,学着生活。
跟孩子们打成一片,对档主越发地伶牙俐齿。在这简单的一席住处,酸的,甜的,苦的,辣的,凝成绝美的琥珀,直到此刻,依旧璀璨动人,一如既往。


太完满的事物容易令人不安,多走几步、多改变一些才能得到的故事更让人享受。

他们经历磨合与包容,活进对方的生活里。尽管无法做到毫无瑕疵,没有那么那么好,但已经足够好。


第三个月末,尤诺斜靠着木门,凝视着这个普通的院子。桂花散落一地,墙上已是斑斑驳驳,青石板上坑坑洼洼。


可是就在这里,他和尽远共同走过了多少人间琐事,平凡不起眼,却那么令人不舍,就在这里。


全在这里。


05


踏着秋雨归来,尽远关上房门,将一碟青团子推到尤诺面前。
“今天怎么不跟他们闹?”
尤诺捏起一只青团塞进嘴里,含糊不清,“买了些糖把他们打发走了。小孩子,有吃的就很好哄。”

看着因为甜食才重新对自己说话的爱人,尽远不禁流露几个笑的音节。
嗯,小孩子脾性。

换来反应过来的尤诺一个狠瞪。


尤诺托着腮,重重闭上双眼,尽远很适时地没有出声,他知道有话对他说。
“你选了个好地方。我很享受这里的生活,”戛然而止几秒,随即像低吟一般,“我很享受和你过日子的爱情。
“听起来可能有些多情又烂俗。在这里经历的人与事,冲刷了刚在一起生活的无措和迷茫,有了更多细腻不可言的东西。
“我原本私心再住的久一些。后来想,回去面对繁华都市的一切,我已经做好准备了。”

他睁开眼,坚定的目光直直地对着尽远,这份情感顺着神经直立大脑,沿途温暖每一个细胞。


尽远走上前抱紧尤诺,额头与他相抵,缓缓地用气音吐出几字,
“此生不换。”
尤诺闻声咯咯笑得像个孩子,微微仰头直视那一汪春水般的双眸。

“俗。”

似是无意间拨开了某个开关,突然膨胀的情感充斥这小屋里的每一个角落,甜腻的躁动缭绕彼此的心头。


被尽远放倒在床上的时候,尤诺没由来地想起在这小村庄里的生活,与孩童的忘我嬉闹,巷子里络绎不绝的吆喝,花甲夫妇平淡的相濡以沫。
还有尽远。

三个月来,这个人握着自己的手流连在这一片人间烟火中。浓郁而安详,平凡而不平庸,这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气融入血骨,沉淀爱情。


这些动人的时光轻柔地在尤诺心底刻下简单而温暖的四个字,


——岁月静好。


06


待在这里的最后一天。

尤诺把早晨留给老夫妇,跟尽远整理屋子,打扫庭院,做了一顿饭;把下午留给孩子们,陪他们最后一次嬉闹,在他们的连连哀声中送他们回家,不知何时手里被孩子们悄悄塞了一包龙须糖。
夜晚,留给了爱人。
 

他们登上附近的小山头,仰望绸缎般的满天星辰,眺望远处霓虹灯点缀的城市。
彼此相顾无言,唯有清风拂草木。
他想说些什么,却拼凑不出连贯的句子。
但都不重要。只要心与心是相连的,不论何时何地,都能传达给对方,不是吗?


他微笑着闭上双眼。


00


风尘仆仆,终落君家。
他们的爱情融于举手投足之间,呼吸之间,用一颦一笑精酿美酒,滴入魂魄。


他们已经准备好了。
于风尘中紧握彼此,于烟火中拥抱彼此,同往更广袤无垠的未来。


Fin



>>>>>>
补给友人青荫的一篇生贺。
又长一岁,愿你接下来的路途平安顺利。
嫩枝初青晓春至,烹茶暖杯期友来。


评论
热度(27)
  1. 不老情人ZOё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青荫重返一九九五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存档!!!!! 下里巴人

© 不老情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