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下说

我身带剧毒杀人间

点1杯红茶星冰乐庆祝我的文学毁灭脑

从未见过神灵的古代诗人
在他的书桌、客厅和花园之间
展开波澜壮阔的冒险
——徐芜城《“从客厅走到厨房”》[节选]

这样的观察力想象力总让我觉得万分可爱。诗人不需要波澜壮阔的场景,他将为自己创造世界。有故事的人会朝我们打开一扇望尘莫及的门。它只属于那有故事的诗人。

评论

© 野下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