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老情人

1个不说话的个人博

三月都过了我似乎应该做点什么

整合了很多。

四方壑:

然而都没有。




       -RY.| ATAHⅠ| Born to die | BE
教堂是明亮的。
几个护士站在人群前,皱眉整理自己不染纤尘的裙摆,窃窃私语。
“女士们,先生们,请起立。让我们为这一年内所有逝去的可怜的生命哀悼。至高神将与他们同在。”
偌大的教堂里升起人们稀稀拉拉起立的声音。老护士长眯着浑浊的双眼,用力挥动枯枝般的手臂,祷歌回荡在教堂里,催动蜡烛的火焰。歌声中听不出丝毫默契,每个护士张合干裂的唇唱着自己的,哀着自己的。
至高神不会听懂她们的歌声。
尤诺沉默着离席,推开教堂那扇辉煌的门,凝视外面广阔的黑暗。吞吐浑浊的空气,他迈开步子向前走去。
……
被当做信仰的教堂在魔兽脚下被轻易地湮为粉末,曾经的明亮在一瞬间成了狰狞的废墟,这就像人的信仰。
……
尤诺失去支撑般滑落到地上。
他丝毫不在乎为医的白褂被地上的血与尘污染,尽管早已不堪入目。男孩儿的血手印清晰地印在上面,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尤诺回忆那声求救,辱骂他,拷打他,灾难的烈火混着可怜的自责灼烧他的灵魂,耳旁世界尽是混乱的虫鸣嗡嗡,甘愿一点、一点被拖入万劫。
直到隔壁护士的喧哗宣告着又一个生命的陨落,他才从漩涡中略微醒来,坐在冰冷的地上像早已锈化至深而无法运作的机器,沉默地接受这尖锐的哀歌。
至高神啊,救救我们吧。
可他连祈祷的姿势都摆不出来,僵坐着仿佛一具流失灵魂的空壳,回响心脏痛苦的嘶吼。
这首刺耳的哀歌似是为他而唱。
……
他看见维鲁特点燃一根烟,烟雾在空中盘旋两圈,然后消失不见,就像人的生命。
……
他寄出这封信,通过正被温暖火舌舔舐的壁炉。

       -RY.| ATAHⅡ| —— | TE
他们只是这座风情小镇里的一对普通恋人。
……
该去往哪里呢?他走过一个又一个嘈杂的十字路头,经过一盏又一盏明亮的路灯,避让川流不息的车辆,穿越拥挤的人潮,在一家漂亮的蛋糕店前驻足。里面温暖的橘色灯光透过玻璃,撒在他的身上。他发冷似的竖起大衣的衣领。

       -RY.| ATAHⅢ| —— | HE
此时他正孤零零地站在高大恢宏的铁塔下,人群在他身侧不停流动。他被突如其来的孤独感袭击。
“尤诺·阿斯克尔?”
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对话,在机场里。
……
“尽远,我可能真的很想你。”


附两篇番外。

——他的爱人与他一起安排了一场跨越这个国家的旅行。这将是他第一次走遍这个他们生活的国家,与他的爱人一起。
……
他撇撇嘴,“这样不就牵不到了嘛。”
尽远伸手点点尤诺的鼻头,“明天再牵。”
这个人一定有魔法吧,尤诺想。在他轻点自己鼻头的那一刻,一股奇特的力量温柔地扫过全身,他疲于跃动的细胞安静下来,困意涌上大脑——可他还有些想说的,对于这个蹩脚的安慰。他尽力睁眼,又顺从闭上。
头顶是浩瀚星河,他现在与爱人同枕这片广袤大地,这片他们生活、深爱的地方。只要他们尚且存在这土地上,尚且紧贴两颗心脏,尚且紧握相守的愿望,什么时候说又有什么关系呢?
所以,明天再牵,明天再告诉你吧。

——在这里遇见尽远·斯诺克一人是瑞亚·特纳没想到的。
……
她注意到尽远刚习惯性翘起腿,却忽然愣了一下把腿放下去,“我并不介意。”
“不是。因为前不久腰椎不太舒服,被尤诺拉着去医院检查过,说是长期坐着翘腿导致的,”他尾指骚骚眉尾,不大好意思的模样,“尤诺就决定要提醒我不能翘腿。轻的就拍拍我的膝盖,重的就给我腰来一下。有时候正在工作,冷不丁这么重击毁了工程是常有的事情。”
瑞亚抹掉笑出来的眼泪,“尤诺就没什么不太好的小习惯给你报复报复?”
他点了点下巴像是考虑,面色认真,“他太瘦了,手臂神经比较容易受压迫。每回他趴在手臂上睡我就把他头抬起来垫个枕头,不过也有直接握着腰把他拎回屋的时候。”
瑞亚直接笑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 -RY.| 419
灿白的灯光把人的影子直直地投在地面。马路上的水坑在人造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斑斓的光彩,扑朔迷离。飞驰的轿车将它们碾得破碎,引擎的共鸣夹在年轻人的尖叫欢呼是给它们的祷歌。被卷起的滚滚烟尘留下一片灰雾,裹得刺眼光圈都柔软几分——像极了这座病态糜烂的城市。
……
“晚上好,ACE。”

       -RY.| 延
Empty.

       -RY.| 沉默
多少年没和你讲过故事了?趁我还能说话,给你讲最后一个吧。别和我争了,我自己的情况自己还不清楚吗?

       -RY.| wake me up
Empty.

       -RG.| ——
Empty.

       -YO.| 莎乐美
我在上帝的面前和他相遇。
……
“亲爱的,如果——我是说如果,他是塞壬那样的妖精呢?”
“那就让我触礁而死!让我永远在他身边!”
……
他站在教堂,回头朝我微笑,圣洁得融进光芒中。我见过他,他是存在的。我抠紧手中的书。
“是莎乐美啊。”


 

个人随笔。
〔和哲学做爱〕
〔被机器人杀死〕
〔“她只睁开了一只眼睛。”〕
〔光影怪物〕

评论
热度(8)
  1. 不老情人重返一九九五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整合了很多。

© 不老情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