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特兰·罗素与路德维希·维特根斯坦永远地分开。

我最希望读到的是通俗的语言表达高深的思想;最不喜欢的是用高深的语言表达浅俗的想法。
——陈嘉映《哲学科学常识》

惊喜能同陈嘉映先生持相同观点。深入浅出。

评论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