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特兰·罗素与路德维希·维特根斯坦永远地分开。

我只有一颗处女般的内心了,它对尘世依旧热爱。
——余秀华

永远噙满热泪,遥望小小远方。

评论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