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老情人

1个不说话的个人学习博

我曾独身一人游走于不见天日做个孤胆英雄视死如归,遇见你之后学着深爱惦念开始害怕死亡期待长命百岁。
——浅夏《斯文败类》

灿白的各种神文我算是基本领教过。不少虐文确实让我心里堵。但这一句我是真的……一种无法言说的苦涩。最痛心不过足以融化极度冰冷的熊熊烈焰。
这句话是边伯贤给朴灿烈的信的开头,而这封信的落款是,“正在努力回到你身边的边伯贤”。

评论

© 不老情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