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下说

我身带剧毒杀人间

点1杯红茶星冰乐庆祝我的文学毁灭脑

越是夜深越是清晰看见自己的荒凉。漫天雨雪飘落大地,却从皲裂的伤口逝去。我留不住它们,这片干裂大地留不住它们,就像我那被自我撕毁的早已松弛的声带,再也无法紧拥歌声。

我的世界里雨雪纷飞,却无法滋润这片撕裂大地半分。

评论

© 野下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