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特兰·罗素与路德维希·维特根斯坦永远地分开。

南乡子
宋 · 苏轼

东武望余杭,云海天涯两杳茫。何时功成名遂了,还乡。醉笑陪公三万场。
不用诉离殇,痛饮从来别有肠。今夜送归灯火冷,河塘。堕泪羊公却姓杨。

子瞻,我难过。我难过。唉。

评论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