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特兰·罗素与路德维希·维特根斯坦永远地分开。


「我侧耳倾听 听我听不到的你」

我塑造自己,我想要拯救些什么,却连最贴近我的人都无可挽回。我看着他们走了,我看着自己走了。

评论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