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特兰·罗素与路德维希·维特根斯坦永远地分开。

苦难既然把我推到了悬崖的边缘,那么就让我在这里坐下来,顺便看看悬崖上的流岚雾霭,唱支歌给你听。
——史铁生《我与地坛》

感恩苦难

评论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