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特兰·罗素与路德维希·维特根斯坦永远地分开。

这他妈的“文化大革命”!这叫什么事儿!
——汪曾祺《花和金鱼》

这段历史,我恨不得谁。我不恨红太阳,也不恨绑着红头巾的打人专业户。但我需要一个安置心事的地方,一个心灵的借口,一个批判的符号,那就记恨每一个盲目愚昧又可怜的大脑吧。
连带李辉《消失了的太平湖》《解冻时节》,贾植芳《上海是个海》共同阅读。

评论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