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特兰·罗素与路德维希·维特根斯坦永远地分开。

我花了两年半时间拍这个电影,不是为了让人哭的,而是让人去想的。
——王宗仁《藏羚羊的跪拜》

文章同理

评论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