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下说

我身带剧毒杀人间

1位配备文学毁灭脑的观察者

旧时的夜晚仍像一罐水那么深沉。
微凹的水面展现出无数痕迹,
悠闲地驾着独木舟面对星辰,
那个人抽着烟计算模糊的时间。
灰色的烟雾模糊了遥远的星座。
眼前的一切失去了历史和名字。
世界只是一些影影绰绰的温柔。
河还是原来的河。人还是原来的人。
——豪尔赫·路易斯·博尔赫斯

评论

© 野下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