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下说

我身带剧毒杀人间

点1杯红茶星冰乐庆祝我的文学毁灭脑

我并非想写“稀释了日语性的日语文章”,而是想运用尽量远离所谓“小说语言”和“纯文学体制”的日语,以自身独有的自然的声音“讲述”小说。
-
保持节奏,找到精彩的和声,相信即兴演奏的力量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我的职业是小说家》

村上这些话真是说到我心坎里。什么样的文笔都好,重要的是纯粹的声音。
无论是宝石镶嵌的,还是混着土地味道的,只要是动人的好故事,那就不失为好文章。乍见之欢不如无久处之厌。要搭建桥梁,唯有那份情感可以穿越时空恒久不朽。

评论

© 野下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