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下説

谁人是露丝不再紧要

我孤独一人已近十年,梦里经常和亲人在一起。但是在梦中,我从未见过他们的面貌和他们的衣服,只知道是他们,感觉到是他们。我常想,甩掉了肉体,灵魂彼此间都是认识的,而且是熟识的、永远不变的,就像梦里相见时一样。
——杨绛《走到人生边上》

杨绛先生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学者。她是我们仨中,最后走的那一个。她的很多信仰来自儒家,但不可否认的是,她的信仰坚强又恒久,成为她直面黑暗的力量。无论是何种信仰,这样的坚定是人间鲜有的。她是一位顽强的女性。
我记得她在《我们仨》中描写,那从胸口掉出的淋漓的心脏。我为她对钱锺书的牺牲而感动。本书最终附录百岁答问的其中一答中有一句,“我了解钱锺书的价值,我愿为他研究著述志业的成功,为充分发挥他的潜力、创造力而牺牲自己。”一句了解他的价值便足够了,从此劈柴捣衣,菜场厨房,执手白头。

评论

© 野下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