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特兰·罗素与路德维希·维特根斯坦永远地分开。

我无法忽视 当好孩子称号再次落到我的头上 生理心理分泌出来的无名物以无可抵挡的力量咆哮着朝我压过来 呻吟都湮灭了 羞耻和迫于面对的压力让我胃部痉挛 几欲作呕

评论(3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