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特兰·罗素与路德维希·维特根斯坦永远地分开。

栀子花粗粗大大,又香得掸都掸不开,于是为文雅人不取,以为品格不高。栀子花说:“去你妈的,我就是要这样香,香得痛痛快快,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!”
——汪曾祺 《人间草木》

汪老说的对 我们去山上捉蝈蝈下馒头吧

评论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