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特兰·罗素与路德维希·维特根斯坦永远地分开。

行香子·秋与
宋 · 苏轼

行香子昨夜霜风。先入梧桐。浑无处、回避衰容。问公何事,不语书空。但一回醉,一回病,一回慵。
朝来庭下,光阴如箭,似无言、有意伤侬。都将万事,付与千钟。任酒花白,眼花乱,烛花红。

评论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