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下说

我身带剧毒杀人间

1位配备文学毁灭脑的观察者

每每切去主号

我都在想我应该要说话。要撕碎文艺青年虚无的文学借口,暴露他们真实的欲望。我厌恶,我厌恶这种不真实,厌恶虚伪性。连自我欲望都惧于面对,文学背叛自我的理由,抨击那些努力活着的人。于是魑魅魍魉笑啊,乌合之众唱啊,为这份不诚实不真实包裹上刺眼的光,举上天空替换真正的太阳。真诚亦变得可疑。到底要多少只眼睛,多少只眼睛才能分辨真诚的人和假意的鬼。

我哭嚎尖叫。我应该要说话,我应该要说话。

评论(1)

© 野下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