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下说

我身带剧毒杀人间

点1杯红茶星冰乐庆祝我的文学毁灭脑

南乡子
宋 · 苏轼

重九涵辉楼呈徐君猷

霜降水痕收。浅碧鳞鳞露远洲。酒力渐消风力软,飕飕。破帽多情却恋头。
佳节若为酬。但把清尊断送秋。万事到头都是梦,休休。明日黄花蝶也愁。

评论

© 野下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