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特兰·罗素与路德维希·维特根斯坦永远地分开。

这些模糊不清的灵魂
使我深深厌恶,
他们的一切荣誉是酷刑,他们的一切赞扬是自寻烦恼和耻辱。

由于我不把他们的绳子
牵引过时代,
他们向我投来恶毒而谄媚的注视
和绝望的猜忌。

他们一心想责骂
和嘲笑我!
这些眼睛的徒劳搜查
在我身上必将永远一无所获。
——弗里德里希·尼采《这些模糊不清的灵魂》

评论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