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見

1个不说话的个人学习博

苏东坡在黄州还是很凄苦的,优美的诗文,是对凄苦的挣扎和超越。
——余秋雨《苏东坡突围》

原本“苏东坡在示众,整个民族在丢人”以及余秋雨对于朋友无一字相寄的叹息也做摘录。想了想,全文印象深刻的却还是这一句,让我深长叹息的这一句。
子瞻是一介文人,他没有面对罪状断然舍命的潇洒,他会害怕,害怕自己死亡,害怕株连亲朋好友。这一点让我不喜欢林语堂的《苏东坡传》。
黄州的苦难于子瞻未必是坏事。他曾经极富智慧,而后走向人间。
最后我记两内容。
一是他给李端叔信中,“平生亲友,无一字见及,有书与之亦不答,自幸庶几免矣。”
二是他给李常信中,“吾侪虽老且穷,而道理贯心肝,忠义填骨髓,直须谈笑于死生之际。”
第二个让我想起维特根斯坦,要对得起胸中的“上帝”。

评论

© 你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