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下说

我身带剧毒杀人间

1位配备文学毁灭脑的观察者

我吃惊地凝视着镜子里自己的脸,竟没想到我的名字与爱丽丝这个称呼同音。嗯嗯,感觉还蛮合适的。迄今为止,还没有人这样称呼过我,尽管有些困惑,但我能从爱丽丝这个名字中感受到自己的存在。
-
鞋底一下接一下地踏在地面上,我一步一步地往前使劲奔跑。终于,我的肌肉运动开了,身体恢复正常可以加速飞跑了,可内心的不安令我呼吸紊乱,被卡车拖死的小花的样子在我的脑海闪现。我与她相处的时间比较短,回忆她的次数不太多,但我不想就此与她别过,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……她要是不在了,谁来叫我爱丽丝?
——乙一《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》

“谁か 名前を呼んで 仆の”

评论

© 野下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