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下说

我身带剧毒杀人间

1位配备文学毁灭脑的观察者

考试有感

一大堆思想无法出来,因为它们都想冲出来,因而都挤在了出口。
——维特根斯坦《维特根斯坦论伦理学与哲学》

坐在考场的我这么想 还有第一次犯下的忘记做题

评论

© 野下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